原标题:圆桌论坛:区块链行业似火车,没有监管只能乱跑

9月7日-8日,由创业邦主办、杭州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杭州市金融办和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政府联合承办的2018创新中国秋季峰会在杭州举行。
在8日进行的“行业趋势论坛:金融科技(区块链)专场”上,Bizkey联合创始人兼主持人张晓航、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丁若宇、启赋资本联合创始人顾凯、点亮资本联合创始人郭峰和Dfund管理合伙人杨林苑,围绕监管、投资逻辑、通证经济等主题展开了一场有趣有料的讨论。以下为现场速记,巴比特整理发布(略有删改):
1.监管是好事,提高了看项目的效率
主持人:从去年9月4号到现在,已经有一批自媒体被封号。今天的参会人数和去年去年同期相比,也不是一个量级的。请教各位前辈,怎么看待监管越来越严的趋势?
丁若宇:监管是好事,非常欢迎监管。因为行业还处在早期阶段,区块链和其他领域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一、二级市场过渡非常快,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比较混杂。区块链项目本身的价值和投资人或散户眼中的价值波动是非常大的,所以对这种价格波动进行监管,让价格和价值靠的更近,避免很多金融套路,这对广大投资人来说是件好事。
顾凯:我们也是非常欢迎监管的。大家都说区块链是一场生产关系的革命,相当于火车替代了马车,但是火车总要有铁轨、信号灯、车站和调度系统吧,不能让火车乱跑,因为它和一匹马跑起来完全不是同等的能量和破坏力。所以,监管要跟我们一起,和区块链从业者一起探索这个行业的边界。其实我们国家的监管层还是非常宽容的,对新技术的发展有一定的容忍度。但是大家也不要挑战监管的底线,不能打着区块链的旗号去做传销、做资金盘,这是监管所不允许的。
郭峰:我本人做过大学教授,也做过央企高管,所以非常会和政府打交道。事实上,政府监管是一方面,而我这边给大家提供一个信息,那就是政府很着急,怎么能够把这些东西引到正确的轨道上来。
比如在青岛有一个链湾的计划,在那个地方我们做了一个数字资产交易的平台,这些东西都是在政府的允许和指导下来做的。不仅是青岛,还有其他的一些城市,政府其实很积极。只不过政府希望在他看得到的情况下去做,监管严对我们做事的团队来讲是一个机会,并不是一个坏事。
杨林苑:对于投资机构来说,监管真的是好事。我们感受到现在整个行业的项目质量相较于(去年)9.4之前的,要高很多。去年行业有很多乱象,因为财富效应,疯子、傻子、骗子都开始进入到这个行业里。所以我觉得监管对投资机构来说是好事,提高了我们看项目的效率。
同时,监管也是有难度的。因为这个行业太新了,美国做了很多监管上的尝试,比如纽约州的金融服务司,他们研究了两年如何去监管区块链行业,然后想出来颁发加密货币的牌照。而到了2015年牌照推出来后还是落后了,因为2015年以太坊出现了。所以,对监管来说,我们特别希望能出现区块链的法律法规框架,能够让行业健康发展。
图中从左至右分别为张晓航、丁若宇、顾凯、郭峰、杨林苑
2.底层技术和基础设施仍受投资人的宠爱
主持人:关于区块链项目的投资逻辑和判断标准,有没有心得或者准则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
丁若宇:整体来看有两类项目,一类是基础设施类项目,另一类是偏上层应用的项目。今年非常关注隐私、性能提升和安全性等领域,即使这些领域没有完全突破,比如TPS或扩容性没有得到大幅度的提高,还是会有公链跑出比较好的应用。很期待在一些基础设施上跑出来的千万级用户量的大型引用。
顾凯:其实这是两个问题,一是这些项目靠什么来优胜劣汰,二是项目的选择标准。大浪淘沙是时间问题,比特币经历了9年的无数次波折和攻击,现在依然屹立不倒,是因为形成了共识。以太坊到现在为止也走了三年,真正优秀的区块链项目经过一段时间是会脱颖而出的。传统项目的投资最核心的要素还是人,是团队。这个阶段我们还是比较关注区块链基础设施的项目,项目的评判标准还是把人放在了第一位。
郭峰:我从两个方面关注一个项目,一方面是底层技术,一个项目真正要解决什么问题?现在区块链虽然很热,但是核心技术和底层方面仍有大量未解决的问题。另一方面是实际模型,模型解决了什么问题,解决了什么痛点,不用区块链能否解决这个问题。
杨林苑:其实,整个区块链行业还处于胖协议瘦应用的阶段,互联网现在可能已经是瘦协议胖应用了。区块链行业由于底层基础设施还不健全,所以商业落地的时机还不成熟,所以更多人追逐的是区块链的金融属性。我们布局了大量的底层设施和协议层的机会,希望未来1-2年能够有更多的落地应用出来,真正能够体现出它的优势。
另外,我认为,区块链并不是独立存在的行业,未来会和各个行业发生关系。我觉得它是一种包容式的创新,会嵌入到各个行业当中。当然同时我们也会在看有些颠覆性的创新,但这些在初期的时候很难判断,我们也希望看到这样的产品和项目。
3.通证经济与传统经济是相爱,还是相杀?
主持人:我有一个疑问也想请教一下各位,你们认为通证化或者通证经济和传统经济的异同是什么?对于传统的经济体或者经济结构,通证经济又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
丁若宇:我觉得token是可编程的合约,大家说比特币是电子黄金,这是非常狭隘的,因为这只是比特币其中一部分的属性。实际上token从第一性原理上来讲,它的属性是可编程的,全世界开源的社区都可以参与进来为它做贡献,在上面加上各种各样的功能或属性。在token领域,如果能够让token的功能性和激励机制能够更好像“区块链动力学”,就是怎么样能够让冷启动的过程,通过可编程性使其紧密的结合在一起,这是最重要的。
过去我们看到了很多token的创新,包括各种各样的挖矿方式,更多的是如何在平台的建设中,带来真实有价值的用户使其在这里面有一种归属感。这样就把分布式经济、智能经济通过可编程和token动力学的设计结合在一起。这是我的一个观点。
顾凯:我认为通证经济和传统经济的核心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在资源约束条件下进行有效的配置和最优的产出,这是经济学界的共识。不同的也许是技术发展的趋势吧,技术本身除了带来新的供给以外,也产生了新的需求,对它进行制度设计的需求。我理解的通证经济,就是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新的区块链技术外部需求的应运而生的东西。
另外,通证相对于传统的货币和股权不一样,它相当于货币和股权的集合体。过去有一个阶段,包括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泛滥的各种币,就是大家在底层逻辑上强调它的金融属性,强调它的募集资源的属性,而忽视了它本身智能合约对经济体的激励作用,包括对经济体的设计作用,它更像是一个多维度的“股权+货币+积分”的机构。包括用通证经济改造传统经济,也就可以说是一次降维的攻击,这里面是大有可为的。
郭峰:我觉得区块链和传统经济的结合,最终会是一个所谓的数字化的自组织生态。以前不管是互联网企业,还是传统企业,都是公司利益最大化,为了达到公司利益最大化甚至可以阻碍生态的发展。区块链强调的是生态的发展,生态发展和某一家企业的利益最大化是矛盾的,所以到了区块链时代更多是讲究生态。如果说互联网时代是信息流量的入口,那到了区块链时代更多是讲生态价值的入口。
杨林苑:我有一个信仰,我认为区块链和AI、物联网会成为未来可编程社会三个最主要的基础设施构成部分。区块链对传统经济最大的改变来自于两个方面,一个是公司制,有可能区块链构成的生态未来会成为公司制的补充或者替代;另一个是复式记账,我认为这两个有可能在未来区块链生态里都会慢慢被替代掉,这是区块链最大的价值。
4.最后,干了这碗鸡汤
主持人:最后几分钟,希望各位导师和前辈能在熊市给我们区块链创业者给一些鼓励和寄语。
丁若宇:我觉得熊市会很快过去,大家不要慌,融资肯定是需要融够,可以在熊市里面保持节俭,一定要撑住,把基础建设和价值创造做好,牛市来了以后价格自然有体现。
顾凯:其实全世界最早的纸币是中国人发明的,对标的资产是铁(四川的铁币),曾经有段时间纸币被政府列为非法,后来政府发现纸币的妙用又把发行纸币的权利从十几个商户拿到自己的手里,当然我们也希望未来不再重复这个过程,我们希望能够跟监管方一起拥抱新技术,我们也同样拥抱监管,我们一起用区块链打造一个新的世界。
郭峰:我觉得区块链刚刚开始,大家可以整装出发了。
杨林苑:对于一个新技术来说,我们永远都是对短期可能期待过高,但是对于长期可能期待过低,区块链也是一样。我觉得熊市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所以大家要先活下来,我们希望发掘那些能够穿越熊市的项目去支持他们穿越整个周期,谢谢。美高梅注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