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电站君很深沉。他的内心被层层包裹在他那坚硬的皮肤和肌肉中。他不是不够活泼,而是因为他内心流淌的那些血液带有很高的放射性,Open起来的核电站君向世界袒露他的内心将会是非常大的灾难。静静长眠在乌克兰平原上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君便是一个例子。

图片 1

核电站君的筷子筒里,铀燃料裂变产生的中等质量原子核大都不安分,会自衰变,放出α、β、γ或者中子等射线。在这些射线作用下,核电站君心脏的外壁(压力容器)以及连接血管中的腐蚀产物也会被活化,比如钴59、钴60等等。

一般情况下,这些不安分的家伙会被包容在燃料包壳中,那是核电站君最最隐秘的地方。可是,即便核电站君封以极为坚硬的外壳,但他那颗滚烫赤忱的心仍然会让包壳在高温高压高辐照的恶劣环境下,出现允许的非常轻微的裂缝。裂变产物和腐蚀产物中极少的一部分便从这些裂缝中跑出来停留在核电站君的心脏和血管中。其中最为骚动不安的碘131会以气溶胶的形式存在空气中,所以泄漏的最明显。核电站君日常劳作时,一部分碘131会渗出他的血管,滞留在核电站君的皮肤(安全壳)下面的空气中。

图片 2

平日里,核电站君的皮肤都是密闭的,不允许照料他的保姆进入。在核电站君大修期间,核电站君便会用一边呼吸新鲜空气一边放屁的形式,将含有碘131的气体通过肠道内的活性炭碘吸附过滤器,排出体外。直到核电站君体内的空气净化合格后,才会在他皮肤上开一个小门,让保姆们进去,进行修复、护理或者换料。

福岛核电站君出现的状况中,由于丧失了外来电源,福岛君的心脏失去了冷却水源。虽然此时福岛君已经休克模式,但他严重的心脏病引发的衰变余热仍然足以使失去冷源的心脏超温超压。福岛君的血管完整性受到破坏——有可能是管道保压用的安全阀动作或者管道承受不住高压出现了裂缝。从血管中跑出来的血液包含了很多裂变产物和腐蚀产物。当然,福岛君的皮肤(安全壳)将这些不安分的小东西限制在了体内。日本人将福岛君的皮肤称为格纳容器(Concrete
Building)。

福岛君第一次泄露灾难发生于卸压操作:由于福岛君皮肤下面的积血越来越多,导致护士在给他挂点滴时,根本注不进去。为了让福岛君放松下来配合治疗,护士们决定让福岛君放一个屁。此时的福岛君肠道净化功能已经丧失了,但护士们认为这个屁会被排到福岛君的衣服(外围混凝土厂房)里面。被福岛君的裤子给兜住(好有爱的裤子!),不会熏到旁边的人。

图片 3

然而护士们经验不足——很多都是见习护士——她们没有及时考虑到福岛君心脏内的温度达到了1000度以上——这个温度远低于核燃料和燃料包壳的熔点,但达到了包壳中的锆与水反应的温度标准。福岛君放出的这个屁中含有大量锆水反应产生的氢气。在设计基准中,这些氢气本应该在福岛君肠道中的氢复合装置中被滤去的。但因为缺电,福岛君的肠道已经坏掉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氢气爆炸轰开了福岛君的外衣,福岛君光屁股了。原本兜在裤子里的那个臭屁被轰至外界。要特别注意的是,氢爆的威力非常小,大部分被轰至外界的放射性物质只停留在几百米的低云层,被震后的雨雪冲刷下来落在日本本土。与此可做对比的是切尔诺贝利君,他的心脏由于承受不了2亿千瓦的瞬时核功率,发生了爆炸,放射性粉尘被轰至1千多米的云层。

福岛君第二次的泄露灾难则是大量用于冷却的海水导致的。为了冷却福岛君那颗已经脆弱不堪的心脏,护士们——还是那些敬业的见习护士——将太多的水注到福岛君的体内。而这个时候已经成了各大水缸的福岛君皮肤已经开裂了,溶解了大量辐射产物的血水从开裂的皮肤中流出来,从各种各样的渗漏通道中进入福岛君脚下的土壤;另外,福岛君在护士的帮助下还做了一个特别不文明的事情——这种事情,其它的核电站君从未做过——他直接往海里小便了!!因为此时的福岛君肾也坏掉了,他浑浊的小便将他体内大量的放射性产物排到了海里。

现在,许多心急如焚的护士和保姆日夜守护着奄奄一息福岛核电站君。他们对挽救福岛君的生命已经不抱希望了,只希望福岛君能安详、平静、干燥的离开人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