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这张让人想起蒙德里安《构图》的照片,其实是美国旧金山地区的盐湖。颜色未经处理,均来自
Google Earth。(图片:Robert Campbell, via images.ask.com)

盐 · 生命之晶

生活的需求,让我们对 “盐”
的认知局限在了厨房中小小的食盐颗粒上。其实,广义的盐,却是晶体国度中分布最为广泛的那类晶质的通称。

一次简单的检索,便能将盐的千姿百态一览无余:找一份矿物分类表,先把金、银、铜……这些以单质存在的自然元素移出视野;再将水晶、刚玉、铝土矿这些与氧
/ 羟联姻的结晶置于一旁,此时剩下的,便是被称为 “盐” 的存在了:

为镜头汇聚色彩的萤石,来自卤化盐的世家;光泽足以比肩黄金的黄铁矿,出于硫化盐的族群;艺术家匠心工雕的石膏,由硫酸盐慷慨提供,筑墙砌瓦的石灰,则是碳酸盐吟咏的清白。如果你徜徉在碧玺、祖母绿、月光石的斑斓璃影中,那么,你则置身于无机世界中成员最多的国度——硅酸盐的领地。

图片 2

不是所有的天然晶体(矿物)都结晶在地壳深处的成岩环境下:[左]石盐(图片:Rainer
Bode, Haltern),[右]石膏(图片:Gerhard
Niceus),便是最为典型表生蒸发相的晶体。

盐湖 · 盖娅之泪

盐湖是矿化度大于 35g/L 的湖泊的通称,其含盐度甚至远高于海水。

世界上绝大多数的盐湖分布在干旱和半干旱的环境下。降水的稀缺,以及地表水系的汇入不畅,最终使得这些湖泊中水分的输入量远小于蒸发量,水分浓缩,盐度逐渐增大。

与淡水湖相比,盐湖往往具有更加浓郁的色彩——这都要拜湖水中高浓度的盐分所赐。水中离子游离,熙熙攘攘,将折光率调节在了一个更加欣然浓郁的视角。漫步在白茫茫的盐滨,湛青斑驳的湖水与蔚蓝广袤的天空融为一体,张弛着你的视野,或许你会希望时间永远驻足于这样的美丽。

图片 3

中国青海茶卡盐湖。浓郁的青蓝色得益于盐湖那令海水都望而却步的含盐度。

图片 4

美国旧金山地区的盐湖(Google Earth,2005年10月)

盐湖中水分进一步蒸发的结果,便是矿物的过饱和化。此时,晶体在水中诞生的过程,就开始了。在结晶最初之时,以方解石(
CaCO3
)为主的碳酸盐首先脱离水体,形成最早期的盐类沉淀,留下最初的一片清白。当碳酸盐结晶到达尾声,湖水的体积由于长期的蒸发而明显缩小,此时,以石膏为主的硫酸盐,便开始在更内层的区域,画下第二时代的印记。

随着强烈的蒸发不断进行,湖区面积进一步缩小,连硫酸盐亦将耗尽,卤盐便开始接过接力棒,石盐与钾盐(KCl)析出第三世代的环带。这种晶盐呈环带状依次结晶的构造,被称为
“泪滴构造”(Tear
structure),是内陆咸水湖泊的典型沉积构造。可想而知,人类是非常乐于待见这些
“盖娅之泪”
的。我国青藏高原及新、蒙等地,地盐湖分布广泛,形成了相当充沛的盐矿资源。

图片 5

美国犹他大盐湖。湖水滨岸析出的盐类,见证了盐湖过往的规模与历史。这纯白如雪的滨岸,也成为了艺术家挥洒才华的绝佳场所。图为大盐湖滨岸著名的大地雕刻艺术,由艺术家
Robert Smithson 于 1970 年创作的 “Spiral Jatty”。(图片:epod.usra.edu)

盐沼 · 天空之境

按照这样的演化过程想下去,不难得知,在水分持续的蒸发下,总有一日盐湖将趋于消失。无论是壮丽的景象还是丰硕的资源,都是盐湖用不断衰减的生命之烛,竭力燃出的辉光。倘若将更久远的时光纳入视野,我们还会知晓,盐湖本身的存在,便已然是一个更早期湖泊进入终了期的象征。

这些本享受着水源不断供给的开放系统,在某一天由于构造活动而致使供给不畅乃至终止,从那时起,湖泊,便成了围困牢笼的羁鸟。旱地的燥风刮去她每一份残余的水分,她用
“泪滴”
写下自己的遗迹。当卤盐的晶体送走最后一汪湖水,盐湖的生命便从此消殒于历史,白茫茫的盐晶堆积万里——盐沼,形成了。

图片 6

犹他大盐湖。漫步在盐湖滨岸的盐滩上,今日静静映照着天空之蓝的平湖,曾是漫润一方的大泽。这份超然逸于地表的晶界圣洁,实则为困羁之水用生命写下的最后凄美。(图片:whisperingsofnaturephotos.blogspot.com)

盐沼是盐湖蒸发完毕的产物。除非短暂的雨季降水,常时的地面,已然被万里盐漠所覆盖。风在盐的表面掠过,短暂的降水覆盖一层淡淡的水膜,此时的盐沼,便成了一面平铺于高原的镜面。当漫步在世界最大的盐沼——玻利维亚
[注]
乌尤尼盐沼,目光中,天地相映,难解难分,在地平线上铺展开来,你便会感受到这片被誉为
“天空之镜” 的盐沼,究竟是自然造化的何等奇迹。

图片 7

乌尤尼盐沼。天地对称于一线,乃是盐湖最后留下的遗迹。(图片:wildencounters.net)

[注] 即多民族玻利维亚国,位于南美洲中部,内陆国。东北与巴西交界,东南毗邻巴拉圭,南邻阿根廷,西南邻智利,西接秘鲁。属温带气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