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第三,沃尔玛传统优势的丧失。如果说电商给沃尔玛带来的是消费根源的分流,新零售给沃尔玛带来的是线下市场的激烈竞争,那么,沃尔玛本身传统优势的丧失似乎又成了他的另一个侧面,我们前面说过,沃尔玛的成功是来源于他借助极低的土地成本和极强的供应链控制能力所提供的低价。然而,沃尔玛在中国却丧失了他的传统优势,这就是中国超高速的城镇化发展,中国的快速城市化,城市的规模急剧增大,让原先选址在城市便宜边缘的沃尔玛在短时间内变成了城市的核心城区,这样的结果就是店面地租的急剧攀升,城市的快速发展和级差地租高速增长成为了一个双螺旋循环,沃尔玛很多门店的关门不仅是来自于市场的激烈竞争,更是来自于已经负担不起的房租增长,沃尔玛的传统优势竟然变成了他的传统劣势。

图片 2

曾经、沃尔玛被当作世界商业成功的代名词,甚至被不少专家认为是长盛不衰、基业长青的典范,但自2016年以来沃尔玛开始了全国范围的大规模关店潮,这也就意味着沃尔玛在中国的节节败退已经成为一个无法逆转的趋势。

但是,任何一个企业只要其有了非常成功的经验之后,大多数人都会有明显的路径依赖,这一点在沃尔玛的身上其实也非常明显,最大的路径依赖就是对电商基因的匮乏,在亚马逊推出早期的时候,庞大的沃尔玛从没有把亚马逊放在眼里,然而亚马逊所代表的电子商务却是未来真正的发展趋势。截至北京时间2019年5月8日22时,沃尔玛的市值仅有2874.49亿美元,而当年的小不点亚马逊已经是市值9465.96亿美元的庞然大物了,而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的市值也高达4668.39亿美元,这种电商基因的匮乏,让沃尔玛虽然也有自己的电商,但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都不是当地电商巨头的对手。

首先,沪琛策划认为:传统零售的电商基因匮乏。我们纵观沃尔玛这将近60年的发展历程就会发现,沃尔玛的成功思路是非常明确的,这就是我们伟大的毛主席在革命战争年代所总结出来的“农村包围城市“战略,沃尔玛在美国的选址基本上都集中在城市与乡村的交界处或者高速公路的出口处,这里地价非常便宜,沃尔玛可以用极低的价格获取巨量的土地,从而构建起一个几乎无所不包的百货超市基地,从而借助规模经济优势对供应链进行强有力的把控,有效地控制成本,将商品价格降到了传统百货商店难以想象的地步,正是沃尔玛的超低价格在美国吸引了大量的消费者来沃尔玛购物,从而推动沃尔玛成为了家庭周末采购的必去之地。

因此,沪琛认为沃尔玛在中国的败退也就变得顺理成章,地租、电商、新零售三者的重重夹击,即使是强如沃尔玛的巨头也招架不住了。你觉得还有其它原因吗?

知名品牌营销咨询公司–沪琛策划集团:在中国到底是谁打败了沃尔玛?

其次,新零售时代的落后。其实,沃尔玛的用户体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是远远领先自己同时代的零售企业的,不仅超过了美国梅西百货、西尔斯百货为代表的百货企业,更超过了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几乎所有百货商场,但是这样的领先优势沃尔玛并没有把它保持到新零售时代,在新零售市场方兴未艾的时候,沃尔玛其实并没有发现新零售会是对传统零售商业模式的全面颠覆,然而当大量的线上流量涌入线下,形成了以盒马鲜生、永辉新物种等为代表的新零售企业的时候,沃尔玛其实已经陷入了新零售+移动互联网的汪洋大海。虽然,沃尔玛采用了增持京东股份,和腾讯进行战略合作等方式,希望可以借他人之力在新零售上有所作为。但是,沃尔玛这样的举动其实是有些并不彻底的移动互联网化,在其彻底拒绝了另一大互联网巨头阿里,甚至禁用支付宝之后,沃尔玛在新零售市场上的布局感觉是被越拉越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