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在中国① 佳县古枣园:探寻“枣缘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美高梅注册 1

今年3月,农业部公布了中国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预备名单,天津滨海崔庄古冬枣园等28个传统农业系统入选。按照规划,我国将从中择优向联合国粮农组织推荐申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是联合国粮农组织在全球环境基金支持下,联合有关国际组织和国家,于2002年发起的一个大型项目,旨在建立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及其有关的景观、生物多样性、知识和文化保护体系,并在世界范围内得到认可与保护,使之成为可持续管理的基础。

目前,全世界共有31个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其中我国占11个,位居各国之首。

当下,我国农村贫困问题依然严峻,农村贫困恶性循环的表现有很多,其中一种就是“贫困—生态”怪圈。打破农村贫困恶性循环,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是关键。我国过去十多年的发展表明,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的经验可资借鉴。

今天,本报推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在中国”栏目,持续关注这些古老文明在我国的保护与管理现状。

■本报记者 边慧

陕西佳县古枣园位于“中国红枣名乡”佳县朱家镇泥河沟村,是世界上保存最完好、面积最大的千年枣树群,总面积36亩,现存活各龄古枣树1100余株。泥河沟村也被誉为“天下红枣第一村”。

2014年4月,佳县古枣园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列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试点。同年11月,泥河沟村又被纳入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接踵而至的名号令这个曾经偏僻无闻的村落名声鹊起,也促使人们探求当地可持续发展的可能路径。

2014年7月,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社会学教授孙庆忠及其学生赴泥河沟村调研。他们发现,常年在村的158人中,有111人年逾花甲。这些老人恰恰是管理村中900亩耕地和1000亩枣林的主力军。

作为村落记忆的载体,老人们终将相继谢世,这也意味着他们熟知的村史连同那些鲜活的生命体验,都将付诸东流。而这正是农业文化遗产濒危性最直观的体现。

孙庆忠在没有实地走访泥河沟村时,头脑中有一种美好的想象,他以为这个村庄既然保留着1300多年历史的古枣树,那么应该有很多故事,文化应该很厚重。但他到达当地后,翻遍了县志等资料,发现关于泥河沟村的记载竟然不足300字。这让他很吃惊,也让他感到抢救这个村庄历史记忆的紧迫性。

“比保护古建筑、古民居、古老手工技艺更急迫的是抢救乡村的农耕记忆,那些只存在于村民头脑中的碎片化历史记忆是重新凝聚村庄、确立他们文化自信的重要纽带。”孙庆忠说。

孙庆忠一行从搜集老照片、老物件入手,村庄的尘封往事得以呈现。在搜集老物件的同时,他们还通过口述史的方法,采写了那些在乡村里生活的父一辈、子一辈传承的村落故事。在这项采录口述史的工作中,他们不仅仅问询村内的老人,也对漂泊在外的泥河沟村年轻人作了细致的访谈。他们创业的艰辛、打工的经历,是近30年来农民群体的缩影。他们的人生起伏不再是一个村落的故事,而是中国农民刻骨铭心的生命历程。

孙庆忠认为,村民们追忆的往事汇聚的正是本土知识的宝库。通过这种参与式的行动,当地村民不再是遗产保护的旁观者,而是成为了自身文化的讲述者。那些曾经被遗忘的往事,转化成了把人、把情、把根留住的集体记忆。

“这种‘社区感’的回归,才是村落凝聚和乡村发展的内生性动力。”孙庆忠感叹。

作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佳县古枣园,是泥河沟村民在适应自然环境的过程中,创造出的人与枣林和谐共生的文化系统,是生物多样性和文化多样性保护的天然基地。然而,与中国大部分村庄的处境一样,这里的自然景观并未转换成村庄发展的资源。

孙庆忠认为,农业文化遗产与传统意义上的古村落保护不同,其本质区别在于村民的生活和生产活态与其农业景观自成一体,如果村落荒芜,农民告别土地,不在其中耕种,那么这个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具体到泥河沟村,如果没有古枣园,村民也不再培植枣树,这个农业文化遗产地就等于废弃。在泥河沟村的发展中,存在着追求快速脱贫致富的要求与古枣园增加经济效益相对缓慢的现实矛盾。

泥河沟村应凭借怎样的产业迈向小康之路?又应以怎样的设计理念使其成为可持续发展的乡村?

原本营造建筑事务所设计师朱起鹏认为,大枣是泥河沟的生计来源,但如果仅凭此项靠天吃饭的微薄收入,村民的生活不会得到根本的改观,乡村建设的构想也只能在扶贫的视域内徘徊。因此,借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之东风,拓展古枣园的社会与文化功能,为城市生活寻找“怀旧”的栖身之所,既是泥河沟当下设计的方向,也是未来发展的契机。

基于此,朱起鹏等人在为泥河沟村作整体规划时,遵循了“适度改变外在形制,不伤害遗产地本底”的原则,将破坏了村庄统一风貌的建筑做了外立面改造,使其与周围的古民居相协调统一。

在孙庆忠的设想中,作为农业文化遗产地,泥河沟村的民居仍应保持古朴的窑洞,但生活其中又不乏城市生活的便捷。它不是喧闹的观光休闲之所,而是人们体味乡村气息、享受慢生活的度假胜地。“只有这样,此类标志性的村落才能与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名号相符。”

《中国科学报》 (2016-04-13 第8版 区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