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穿越前沿》连载 | 急转时代:后台操作系统七雄乱战
我20年前圆梦耶路撒冷

图片 1

(本图源于网络)

1998年10月,前面说过中国应用软件都冲向前台,后台怎么样了呢?
简直就是七雄乱战,名为《后台“起火”》(主题)这是我发表在10月5日《克丽观察》上的文章:

Net Ware 5.0就在眼前,NT5.0紧锣密鼓地宣传却推迟发布;本月说Unix Ware
7也要发布;各种Unix(包括DEC
Unix、IRIX、AIX)64位版本硬说自己前无古人;HP-UX、Solaris64位版跃跃欲试,加之Tivoli、Open
view、Unicenter
TNG还要管住系统、网络和硬件……今天这是怎么了?网络的后台“起火”了。

前端操作系统被Windows 95、Windows 98统一已成定局,即使是Mac OS、OS/2
Warp,也都说能支持Windows系列下的应用软件,留给软件开发商们的还有什么?只有应用软件这块难啃、又的确有味道的骨头。没说的,开发应用软件吧,开拓中文应用软件市场吧。除了这类竞争还剩什么?只有抢滩后台系统。难怪后台“起火”了呢。

传统的大系统上,Unix平台系统中,NT 5.0也好,Net Ware
5.0也罢,没戏。因为什么HP – UX、DEC Unix、IRIX、Solaris、VMS、MVS、AIX等
等都包括了NetWare 5.0的功能,用户没必要再去购置NetWare
5.0,也没必要去配备NT5.0,更没有需要加添什么UnixWare,可以说后台“起火”的烽烟来自于PC
Server平台上。

趁NT5.0面市还有1年的时间,9月中旬,NetWare
5.0轰轰烈烈地登场,这是3年以来Novell,最辉煌的时刻了。有人说,Novell是命系5.0。Net
Ware
5.0增加了与IP协议兼容的支持、Java虚拟机,还捆绑了Netscape的Web服务器、软件和Oracle8……至今其目录服务使NT
5.0自叹不如。过去6000万个用户节点要升级,是NetWare
5.0的市场机会。来看看Unix Ware7,它是一个PC
Server的操作系统平台,它的最强项在于做数据库服务器和通信服务器。由于SCO公司所属的Unix
Ware曾经被Novell收购过,所以它与NetWare5.0在目录服务(NDS)方面有着天然的连接接口。要说它今后的趋势,看它将天腾公司的集群技术买来之后,也有向上起的架势。显然,Unix
Ware
5.0定位于未来SCO大型系统上,与此对应,OpenServer5.5会定位在中小企业计算平台上。

再来看看千呼万唤没出来的NT5.0。虽说它要推迟发布,可在过去12个月中,据美国ZD市场情报所统计,NT
Server 5.0的前一个版本NT
Server4.0市场却有戏剧般的增长。1998年7月的报告表明,74%的局域网管理员倾向于购买NT
Server,因为它是一个2000年相容的平台。从Novell、IBM、Banyan、SUN平台迁移到NT
Server的用户增长了73%,这些都可能是NT5.0未来的潜在用户。而在中国有资料表明,59.3%用户认为,NT
Server是最令人满意的网络操作系统。

尽管微软公司的NT
5.0总是被人攻击安全性不如各种Unix,尽管NT5.0总是被人说成只能带动6~8个CPU,但是,微软总部自己的数据中心就是用1300个NT
Server组成,总共8000个CPU一起运行;尽管微软自己都承认NT5.0在目录方面不如Net
Ware
5.0,呵毕竟NT5.0还未正式发布,谁知道正式发布时,目录服务有没有改善?

说了半天,NT 5.0的市场是在开发新的客户,抢夺老客户。Net
Ware5.0重点是要巩固老的客户,抢夺新客户。老客户也好,新客户也罢,用什么去巩固,用什么去抢夺?用应用软件,尤其是在中国。Net
ware系列的老客户在什么地方?他们要不要升级?如果他们在什么地方都没有人知道,怎么去为他们升级?他们肯定被会被NT5.0抢走的。

微软(中国)公司9月28日拿出了一张NT平台开发商的单子,有方正、中软、用友、黎明、新利、浪潮、新太、恒生、金蝶、京华、新致、江西科环、山东中创、维豪多媒体、上海内联网、深圳远望城、中望、恒远、NELL–Alpine……大部分是构架NT/SQL
Exchange、NT/SQL和NT/Windows 98平台的。这些名单够吸引老用户的了。

这才是后台“起火”的背后,这才是后台“起火”的真谛。

图片 2

1998年10月我受RAD公司邀请前往以色列采访,拍摄于耶路撒冷

1998年10月5日长城集团将价值900万美元的1990股权出让给IBM中国有限公司。

10月7日联想和金山共同宣布,联手开发激光打印机应用软件,在此之后,联想注资金山软件公司900万人民币。

我终于来到耶路撒冷

在我童年的时候就梦想去世界上的两座城市:耶路撒冷和巴黎。巴黎去过两次,去耶路撒冷当时对于我来说是异想天开。但果然“天开”,10月9日我应以色列RAD公司的邀请去了以色列。

在首都机场以色列航空公司对每个人进行了平均1~2小时的盘问和检查,弄得大家都不想去了。终于我们坐上了飞机。在特拉维夫一下飞机我们就得到VIP(贵宾)的待遇,几乎没过什么移民局就出了机场。深夜中我看到特拉维夫机场门口擎着个巨大的烛台——犹太教的象征。

特拉维夫就像一个小美国。我们住在RAMADA海滨饭店,地中海的水不冷不热,天生喜欢水的我每天早晨5:00起床跳入海水中,每天晚上10:00-11:00也在海里,那是我一生最高兴的几天。

图片 3

1998年10月15日在以色列,我早上五点钟起来在酒店直通地中海游泳。

当然犹太人决不是让我去地中海玩的,要干活!我在以色列感到了“圣地的骄傲”。

你可以同时走进历史与信息社会吗?

你见过来自70多个国家的居民混居吗?

你能亲手触摸到耶稣基督的停尸板吗?

你听说过桔子出口国变成高技术出口国吗?

10月11日~14日,应RAD数据通信公司的邀请,记者来到了以色列RAD数据通信公司访问,感受到的不止是上述的一切。

为什么以色列能挤入网络市场

仅有600万人口的以色列,有三分之一居住在特拉维夫。为什么这个30年前以桔子出口为主的国家,如今变成了以网络通信设备为基础的国家呢?RA公司媒体经理鲍勃告诉记者,原因有三:(一)以色列是一个缺少水资源、矿资源、土地资源的国家。(二)没有任何资源只有人脑资源,犹太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种之一。(三)20%的俄罗斯移民大部是1989年从前苏联来的高技术人才,

这就怪不得以色列现有30~40多家网络公司产生。当然RAD数据通信公司以年营业额1.38亿美元成为“盟主”,RAD数据通信公司的母公司以年营业额2.75亿美元成为以色列网络产业霸主。

高技术当然不只是指网络公司,然而为什么以色列从网络市场切入?这当然是犹太民族的精明之处。做PC,做外设,做软件,都是高技术啊,为什么以色列这些产品不火?PC、外设已成为世界性的产业,要做,以色列不就只是世界采购性的加工业了吗?何况自己的市场有限呢。做软件,噢,出口商必须要本地化,何必呢。

还是看看网络市场的现状吧。

骨干网,到接入,再到?

在RAD数据通信公司所听到的所有讲座使记者明白了一个道理,做网络设备不易,做网络设备要找市场缝隙更不易,这就是RAD数据通信公司CEO
Efraim回答记者“RAD最大的挑战是什么”的答案。然而,RAD数据通信公司找到了这样的缝隙。

图片 4

1998年10月13日我在特拉维夫拉宾广场

什么骨干网设备,有的是公司在做,美国那么多大大小小的公司在做。骨干网建成了接下来是什么?是接入。从终端接入起码的是要调制解调器,那就做调制解调器。调制解调器又有什么了不起?做这玩意儿的公司可多着呢。不对,RAD公司SRM-31A-31S袖珍型多速率2线调制解调器,可用于同步传输和异步传输,从1.2~128Kbps,24线规电缆传输距离达8公里,与数据速率无关。

除此之外,什么SRM
-9高速同/异步短程、异步短程、异步多点短程、带内流控异步短程、异步光纤、同步光纤等等调制解调器名堂可多着呢。据说,RAD公司在中国的一个用户一下就买了各种调制解调器5000个!难怪RAD公司的中国和美国市场旗鼓相当了呢。难怪RAD公司的调制解调器占30%营业额。难怪RAD在15年内世界各地会有百万个调制解调器用户。

当然,接入的问题不只调制解调器,RAD数据通信公司的拳头产品也不只是调制解调器,那是什么呢?是复用器。

当然,骨干网络技术每半年至一年就要变个花样。不是吗?ISDN,不过10年的时间,就被光纤、X.
25、帧中继、ATM、lP技术冲击了好几回了。可用户不管那一套,用户网建起来的物理网就不能10年翻几次吧,ISDN还要用,光纤网还要用,X.
25还要用,帧中继也要用,ATM还得用,IP网络当然更得用,接入这些骨干网的用户怎么办?这些不同协议、技术的网络要互接怎么办?在10年前是困难,是问题;到如今是机会,是RAD公司的机会。

复用器是变“频”金刚

无论是低速的X.50,还是低速的64K,无论是HDSL2Mbps,还是ISDN要接入SDH怎么办?用MP-2200复用器就能解决问题。

无论是语音还是视频信号,无论是SNA还是IP信号,要接入帧中继怎么办?用RAD数据通信公司复用器。这个复用器还会自动排序优先级。语音信号对时间延迟要求高,所以优先级最高。帧中继的接入还有一个DLCI(数据链路标识)和PVC。前者是需要形成临时虚拟电路,后者是永久性虚拟电路。

在帧中继FRAD(帧中继接入设备)中有些还内置了小路由器,当然这个小路由器是一个ASIC电路,关于这个技术以后还会提到。在这些帧中继产品中,典型的产品有Maces,它设有一个ISDN备用线,其MX-3000系列5月进入中国。

图片 5

1998年10月记者团一行在RAD网络公司参观访问

如果ASYNC、X.
25、HDLC、SDLC、SLIP、以大网等等要接入帧中继怎么办?SPS能将这些高规程分组交换等设备集成一体接入帧中继以及ISDN网络。

如果LAN、帧中继、以太网等 等
网络要接入ATM网络怎么办?ACE-2、ACE-20、ACE-101等网络终结器会将各种信号转接到ATM骨干网上去。

怎样解决批量、品种和成本

在RAD数据通信公司访问时记者发现,1.38亿美元年营业额的RAD数据通信公司的各种接入设备品种竟然达250种。这说明RAD数据通信公司产品品种多批量小,批量小的接入设备怎么能控制成本呢?如果不能控制成本又怎么能挣钱呢?

外包加质量控制。这是记者在采访CEO Efraim
Wachtel时得到的又一答案。记者在RAD数据通信公司工厂参观时发现,这个工厂绝大部分零件部件是采购和外包产品,整个工厂从事的工作只是组装和质量控制。给记者印象最深刻的是印刷电路板是在台湾加工的,一块成品版卡要经过4天55℃环境下的动态实验,所有语音版100%要经过动态综合网络测试,

仅有925人的RAD数据通信公司在全球有92家分销商外包销售,也就是说RAD公司面对全球兴起的直销说不!

最核心的不外包

什么是RAD数据公司最核心的?当然是ASIC。ASIC的设计永远属于RAD自己,这也是别人包不了的。

图片 6

在RAD内部参观访问

一位工程师举起火柴盒大小的盒子说这是Tiny
Router袖珍路由器,如果为10万个用户提供IP服务,这会变得多么简单多么省钱。当然,这个火柴盒大小的路由器中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芯片,于是乎RAD数据通信公司生产了Chip
Router。这枚芯片路由
器可以支持40M传输速率,目前它正在测试,下月正式面市。

如果将RAD数据公司的芯片路由器推而广之,那么在未来是否将调制解调器、复用器等等接入设备都可以硬化在一个芯片上呢?完全可能。但是要在市场上普及应用还需要根据网络的结构具体状况而定。

凭什么与美国网雄们拼

如果说RAD的规模和美国网络厂商相比那是太小了,可凭什么它能够在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网络市场上立足呢?它在3~5年内的发展目标又是什么呢?

Efraim
Wachtel说:“是啊,我们所面临最大的挑战是大公司总要垄断网络市场。我们几乎不做什么3~5年计划,因为现在的技术发展很难预测两年以后的市场,如果谁要是想做3年以上的发展计划那是肯定要冒风险的。”

为什么不介入有线调制解调器?Efraim说,我们看不出这个市场会在两年以内成熟起来,所以我们不介入这个市场。

在印度已经建立了工厂,什么时候在中国建立RAD的工厂呢?“我们正在考虑这个问题”,Efraim回答说。

图片 7

我还去了死海游泳

面对目前许多中小网络设备公司并购,电信公司并购网络公司的风潮,RAD数据通信公司是否将来也会有这种打算呢?

“不会。”Efraim说,RAD数据通信公司并没有上市,所以说不上什么出售不出售的问题,再说RAD数据通信公司是RAD整个公司的核心啊。

特别是在中国,我们凭着对中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网络增长市场的信心。

结束语

以色列仅有248英里长,最宽处不过配英里,最窄处仅有8英里,但这片土地曾是人类文明、宗教的摇篮之一。

耶路撒冷被犹太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共同奉为圣地,到以色列的人都要去耶路撒冷朝圣,当然我们也是。、

不过,我们在以色列不到5天的时间里,我们还看到RAD数据通信公司是怎样走向网胜,并成为以色列的骄傲的。

当然,星期天犹太人也不上班,我真的去了耶路撒冷和死海。金色的耶路撒冷让我感到“主视千年如一日,一日如千年”的真理。我亲眼看到圣墓,亲手触摸到耶酥的停尸板,亲自进入最后的“晚餐石屋”,在这里参观的人不得不相信主耶酥真的存在过。

图片 8

我还抹了死海里的淤泥,据说是美容的

只可惜我只有半天的时间,剩下的半天时间我们驶车去死海,在死海里躺着一点也不好玩,提心吊胆的,生怕自己翻不过来。果然,我们一行的《人民邮电报》记者王小波喝了一肚子超级盐水,嗅觉至今没有正常。

耶路撒冷、特拉维夫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就是我怎么也不明白《圣经》旧约上说的以色列是流奶与蜜之地的道理。那里连水都缺少那来的蜜呢?

以色列的草非常少,看到岸石上饿得瘦瘦的羊群,我不明白那里哪来的羊奶呢?然而以色列的确是个很富的国家。在特拉维夫我们到处打听拉宾广场,谁知拉宾广场就在离我的住地不远的地方,历史离我们如此遥远而又邻近,以色列给我的太多太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在前线 style=”font-size: 20px;”>: style=”font-size: 20px;”> style=”font-size: 16px;”>zaiqianxian121 style=”font-size: 16px;”> style=”font-size: 16px;”>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